双飞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心得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海南环岛骑行游记

2016-11-29 11:31:59 浙江双飞无油轴承股份有限公司 阅读

    3月22日晚8点,我和二位朋友组成一个小分队,选择骑车旅游,从上海浦东机场直飞海口,自行车也一并打包托运。晚上十点半到达海口美兰机场,一番拆包和装车后,快到凌晨时分,这次旅游是公司福利政策带薪的休假制度实施后我的第一次远行,心中难免有点紧张。
我是个旅游爱好者,与团队一起出游过、与朋友用骑行的方式也旅游过。这次旅游从网上看了很多先行走海南骑车游的经历,感到非常合适,所以,我们就决定了这次的旅游。骑行旅游,可以随心所欲,深入腹地,群山峻岭,拔山涉水,边骑边看,想快就快,想停就停,既锻炼了身体,又磨练了意志。
    虽然骑车需要付出力气和汗水,在烈日炎炎下骑行,在顶风冒雨中骑行。前方只要有人可以走的路,无论路况好与不好都要冲过去,一天骑七、八个小时、百公里以上,既要保证车不坏,又要保证自己不受伤,正是既锻炼意志,更锻炼智慧。这和平时工作一样,准备充分了就会一切顺利,如果做到哪里是哪里,就无法应对突如其来的变化了。
    这次海南骑行,我们事先制订了详细的骑行路线。先从海口出发,走海南中部,经过屯昌、琼中、五指山、到达三亚,再从三亚走西线,经过莺歌海、棋子湾、东方市、海尾镇,再摆渡到海头镇,经过白马井,渡海进入儋州市,沿海边到临高县,再回到海口。一路我们尽量选择临近海岸线的道路和和乡村小道骑行,深入田野乡间,目的只有一个:追寻海南原生态的文化之路。
    我们沿着214国道骑行,路况基本还可以,没什么起伏,没有单独的非机动车道,路边坠满波罗蜜果的波罗蜜树和时不时出现的香蕉园才让人有时空感:海南中部最初展现给我们是田园的风光,宁静古朴。几个山头,几头耕牛,几把犁刀,有些刀耕火种的返朴纯真。另外印象深刻的是村庄地名,一种是以生产队编号为地名,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拓荒的历史;另一种是排辈式的地名,比如儒博、儒劳、儒行、儒任、儒钟等等;还有一种索性以224国道的公路牌为名,比如六公里、八公里、三十公里牛栏等等。
    骑行奇遇到了拖拉机车队,车上一座花轿,众多少年敲锣打鼓,彩旗招展,令旗飘扬,是海南人的“军坡节”。每年农历二月初九至十九,举行一次为期四天的纪念冼夫人的民间奉祀活动。洗夫人是南北朝时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亲自主持海南岛归属中央政权的重建,为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世世代代深受海南人民爱戴景仰。
    骑车到了乌石镇,规划建设得都不错。当年插队落户的知青,在这里留下了规模不小的“知青楼”,傍一泓清水而建,水清地灵,在椰树林下,椰风阵阵,抬头繁星点点,想象着曾经有多少踌躇满志的知识青年,在此付出青春年华,拓荒海垦,一到晚上却思念着故乡亲人。
    进入琼中县,第一天相伴的波罗蜜树没有了,换成了橡胶树和其它一些热带阔叶树木,两边景致很美,路上车少,上坡多,一路过去有点累,但大家都一路跟随。琼中县,全称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县名“琼中”就是由于位于海南岛中部而得。海南岛三大河流南渡江、昌化江和万泉河发源于该县境内,水系繁多,山岭重重,加之热植被茂盛,别有风趣。
    “山不在高,有水则灵”,沿昌化江而行,翠竹茵茵,并渡江而过三骑绝尘。一路骑来,看到的是真正海南少数民族的生活,不得不有所羡慕。村前屋前树下,总有几张桌子喝茶闲聊,几张吊床纳凉打盹,连溪边也成了消暑的好去处。当我们骑过时,总有人会喊上几句“加油”,引得众人皆乐。
    越接近五指山市,黎族的人形图腾,在石头上,在门柱上,比比皆是,祈福神灵的庇佑。
    对五指山的赞美,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不到五指山,不算到海南。不识五指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我们骑上了海南的最高峰,有此真感悟。五指山市的人生活悠闲怡然,加上得天独后的自然环境,形成长寿之乡的美誉。
    我们到了三亚市。没有了群山遮挡,一望无垠的大海呈现在我们面前,真正的海天一色,波涛涌动,沙滩、海水、还有这燥热的天气。我们将车子停靠在海滩上,按捻不住心中的激动,纷纷跳进这蓝海中,来一个亲密接触,感觉到现代化的气息。海边游人如织,沿着海岸线,全都是高楼林立的海景房。在三亚湾有世界上最贵的楼盘,随处可见金发碧眼的老外来此度假。相隔一座山,一个是略有原生态的地方,一个却是极具现代的生活感。
    三亚有“天涯海角”、有“南天门”我们一路经过,记忆犹新。由于路程安排紧凑,不敢多停时间就继续前行到了涯城古镇,整座城楼的设计为明朝风格,楼檐、楼顶古香古色的韵味丝毫不减。古涯城宋朝之前为海南岛规模较大的一座坚固的城池。从唐代起,不少朝臣名仕因被奸臣陷害而流放到崖州城。唐朝的韦执谊、李德裕,宋朝的赵鼎,元朝王仕,明朝的赵谦等。由此,崖城成了“幽人之处士家”。当年鉴真和尚第五次东渡日本时,遇台风袭击,所乘的帆船也飘到崖城,留下了一批准备带到日本的佛教经典,给这里染上一层佛学气息。
    大路走后,我们尝试了穿梭于海边的密林小道,径直奔向大海而去。棋子湾、海尾、海头、莺歌海、鱼鳞洲,一个个傍海的小镇,人们靠海为生,以海为家,因为地处偏西,也没有过多的风景名胜,骑车的人更是极少,因此这里的人们对于我们这些穿着骑行服,戴着头盔的外来人,感觉怪异和好奇,略有一丝的谨慎。
    这次旅游还到了东坡书院,这是古代海南文化中心的象征。苏东坡晚年流放海南蛮荒之地,在人事失意,家破妻亡,政治处境险恶的情况下,在中和这个偏远小镇上创立这个书院,教书育人,仍不懈创作,宣扬中原文化,为海南文化作出了不朽贡献。
    依依不舍这革命胜地和波澜壮阔的美景,让我们一路骑行留恋往还,骑过的路,看过的风景,一切都在记忆中深藏,虽有辛苦在身上,但祖国的美好河山在心中。
    人生是一段长的旅行,给人留下的记忆会有千千万万,但只有领略过各地风采的人,才会对祖国大地有更深的感觉,希望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有更多的观赏、有更多的风采。

材料公司  钱海斌